三万春秋不知寒

似这般可得长生?
不过胡乱写就,怎比字字珠玑.
我笔写我心口,我文皆是我想.
写完三章万字长篇,再不作死.
杂食党. 佛道系作者.
女性向游戏,均站乙女.

白露

很早就想动手写的文,二十四节气,二十四种故事,二十四位小哥哥

白露部分资料来自百度百科,ooc预警

――――――――――――――――――――――――――――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天罡在学这个诗时,还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孩提,一直不明白诗中所隐藏的含义,直到他遇见无剑,那时无剑记忆才恢复不久,但眉目间已经有了以前的信念,他随无剑一起恢复五剑之境,一切结束后他重回终南山。

天罡一早起来便发现窗边的草已经生出露珠了,便掐指算了算时间发现已经到了白露节气,他嘴角含笑,因为无剑在他回终南山的时候说过当他回终南山的第二个白露节气时,她便前来终南山与他共同寻仙问道,如今白露已到,伊人何时至。

被天罡心心念念的无剑此时正在终南山采着露水,她从剑冢的藏书中翻到,白露茶在此时泡最为适宜,想着终南雪水常年不化,用它来泡茶定是有一种清洌在里面。无剑将采到的露水放在自己随身带的瓶子里,使用轻功飞发到了全真教的外面,整理一下妆容,便一步步走上台阶,去见天罡。

无剑到达门口时,发现里面除了一个正在扫地的小道童外别无他人,无剑觉得奇怪,上次她到全真教的时候,门外还有巡山弟子,广场上还有练习道法剑术的弟子,怎么今日只有一个小道长,无剑靠近小道长,笑道:“小道长,为何今日全真教广场只有你一人?其他道长去哪儿呢?”小道长拿着比他人还高的扫把回答无剑的问题:“其他师兄都随掌教长老他们去武当了,现在观中只有天罡师叔和我一起的师弟们了。”

无剑听了小道长说的话笑了笑,将身上的玉佩取下,递给小道长:“那,小道长可否帮我一个忙,把这个给你们天罡师叔,就说故人已至,不出来见见吗?”小道长从无剑手中拿过玉佩,又看了看周围:“可小道还有这么多叶子没有扫啊?”无剑将扫把拿了过来:“我帮小道长扫,小道长可愿意帮我走这一趟?”“那…好吧,就请施主在这等候,小道去去就回。”“多谢小道长了。”

无剑见小道长从她的视线里消失,便使用内力将落叶归为一处,在慢慢的收拾,做完后,无剑见天罡还没有和小道长回来,便飞到树上休息,在无剑收拾落叶的时候,小道长就找到了天罡,只是天罡正在给新来的师侄上课,下课后,天罡才看见小道长;“玄明?你找我何事?”被天罡叫做玄明的小道长将无剑给他的玉佩递给天罡:“天罡师叔,一个女施主让我把这个交给你,她还说什么故人已至,不出来见见吗?师叔要去见见吗?”天罡一见到玉佩便知道无剑来找他了,他吩咐玄明看着新来的师弟们,便去往广场。

到广场后,天罡跟着无剑留下的痕迹找到了无剑:“这次,不会离开了吧。”“嗯,从此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