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万春秋不知寒

似这般可得长生?
不过胡乱写就,怎比字字珠玑.
我笔写我心口,我文皆是我想.
写完三章万字长篇,再不作死.
杂食党.
不要ky,不要拖圈子下水.
女性向游戏,均站乙女.

我TM也是服了,好心劝删tag反而是我不对?
我也没觉得自己能解决这个事情,我就想这个tag清净下来,打了mjj的tag还不够吗?衍生你也不放过?
有罪一气受?谁给你委屈 你是不是要报复全社会,姑娘,你怕是脑细胞使用过多没有补给供应不上了吧?
黑名单上已经有我了吧,谁先找的麻烦谁心里清楚,好言相劝你删tag,我有阻止你挂人了吗?没有吧?翻翻所有文章全是挂人,你在生活中肯定活的很精彩吧,天天在网上挂人,当个喷子好玩啊?醒醒,我们不是你爸妈,没有必要让着你,你不服,自己拿头撞墙去啊,谁让你先打的tag,现在换成我的锅了?好玩吗?真是惹的一身骚
你什么时候删了tag,我就什么时候删tag
——————针对个人不针对圈子————
上升圈子里的人,劝你早死早超生

寒露


很早就想动手写的文,二十四节气,二十四故事,二十四位小哥哥
寒露部分资料来自百度百科 歌词来自《刹那芳华曲》ooc预警
――――――――――――――――――――――――――――
“朝露昙花,咫尺天涯。人道是黄河十曲,毕竟东流去。八千年玉老,一夜枯荣。问苍天此生何必,昨夜风吹处,落英听谁细数?九万里苍穹,御风弄影,谁人与共?千秋北斗,瑶宫寒苦,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随着歌声的响起,幽谷箜篌醒了过来,“那是无剑的歌声。”幽谷箜篌这样想着,便起床穿起衣服走出房间。
未走几步,便见无剑在亭子里作青衣装扮,在唱着什么,他走向前去抱着无剑道:“你今日怎么起的这么早,莫不是唱戏的瘾了?”无剑在幽谷箜篌抱住她的那一刻,原本条件反射想攻击他,但一看是幽谷箜篌便将蠢蠢欲动的招式收了回去,听到幽谷箜篌的话,无剑轻轻地给了幽谷箜篌一肘子:“你何时见我正儿八经的唱过一会儿戏,今日不过我被冷醒了,然后脑子里一直重复这几句词罢了。”
无剑说到这儿,话语就停了下来,转过身来看了看幽谷箜篌全身上下,见没有异样,便松了一口气,幽谷箜篌被无剑弄的莫名其妙,他开口道:“你这是在做什么?”无剑道:“我怕你像我一样给冷醒了,对了你不是被我吵醒的吧?”幽谷箜篌摇摇头:“是我自己醒的,好了,回去吧,你的手都这么冷了。”无剑这时才惊觉自己的手指冰冷,刚想解释,但看见幽谷箜篌的脸色,便未说什么,她和幽谷箜篌之前约定过,她要关心自己的身子,虽说练武之人不惧寒冷,但自己因散魂加上之后的大战,身子骨终究比常人弱点,这次自己是做错了,不怪幽谷箜篌会生气。
幽谷箜篌见无剑明白过来,便拉着无剑的手向房间走去,无剑道:“不先去吃早饭吗?”幽谷箜篌道:“你还是跟我回去添件衣服吧,今日是寒露,谚云:‘白露身不露,寒露脚不露。’你若再这样下去非感冒不可。”“嗯。”

笑着告别

此梗来自  @初雪
ooc预警

寒玉金玲和金铃儿是同一人,所以写金铃儿和他是一样的,别问我为什么写的是寒玉金玲,内容却是金铃儿这个问题了

――――――――――――――――――――――――――――

寒玉金玲

当他收到古墓派祖师的书信时,正在包扎伤口的时候,无剑见他神色诡异,特地的来问他:“金铃儿,怎么了?有什么事吗?”金铃儿连忙将手中的书信藏起来:“无事,只是突然想起了古墓派之事。”无剑听后想了想道:“若你现在想回去看看古墓,我不会拦你,若你不急于一时,等魍魉一事结束后,我陪你回去。你看,这样如何?”

金铃儿摇摇头:“不必,我说过要和你一起的,现在还是处理你的事要紧。”无剑还是放心不想,刚想说什么便见金铃儿向他的房间走去,觉得金铃儿有事瞒着她,但金铃儿不愿意说,她也不必勉强他。

离祖师通知的时间越来越近了,金铃儿整日恍惚,无剑怕金铃儿继续这样下去会出意外,便邀请金铃儿湖中亭一聚,在谈话期间,无剑知道了金铃儿整日恍惚的原因,她拉着金铃儿的手道:“既然祖师相约,你便回古墓吧。”金铃儿诧异的看向无剑:“可你……”无剑笑笑:“我等你回来。”“好。”

第二日,金铃儿特意起的很晚,只是一直没有见到无剑,当他离开剑冢时,无剑才姗姗来迟,见无剑气喘吁吁地样子,金铃儿道:“怎么了?”话语刚落,无剑就给了他一个拥抱:“记的想我。”将香囊递给了金铃儿,金铃儿见香囊便知无剑未说完的话:“我会的。”如冰雪消融的笑容转瞬即逝,却在无剑心中定格许久。

浮生

当浮生再次见到无剑时,是在一个山洞之中,他本想退出去,却被无剑的话给制止住了:“外面下雨,你出去淋雨,若让人看见还以为洞里有个妖怪,进来吧。”浮生便没有退出去,看着昔日日日夜夜相处的人,无剑怎么也想不到他会是木剑派来的卧底,浮生也在想如果自己真的是绿竹,他和无剑之间会是怎样的结果。

两人一时相对无言,突然无剑开口道:“你帮助木剑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浮生不语,无剑又接着道:“我心中一直有个人,那个人会给我做好吃的,会陪我一起聊天,浮生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浮生冷笑:“那个人是谁,与我何干?你当他是绿竹也好,打狗也罢,反正不是我!”无剑沉默半响:“你说的对,与你无关,浮生你到底想要什么?”

浮生道:“权力,世间千万种,不过权利二字。”无剑在火光中仔细观察着浮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但她今日累了,不想多想了,她叹了口气:“等到雨停天亮时,你我便还是敌人,现在可否陪朋友说会话?”浮生没有说话,当无剑快放弃时,听到浮生的一句好。

两人便聊了一晚上。到雨停天亮时,浮生起身离开,无剑唤了一声浮生,浮生没有理会,只是嘴角挂了一丝无奈和怀念的笑容。

紫薇

在知道无剑散魂的消息后,他没有丝毫的悲伤,只是觉得无剑太傻,木剑至那个人离世后便不怎么正常,无剑还真去完成她四哥的梦想,真是愚蠢,可是到了后来那个人依然没有回来,无剑的力量也在渐渐消失,这时紫薇才明白上了木剑的当,不过只可惜了无剑那个傻子。

紫薇以为这辈子再也看不到无剑的时候,竟然在桃花岛上面见到了无剑,那个时候的无剑又怂又弱,与之前一挑四的无剑是天壤之别,他偷偷地接触过无剑,无剑防他犹如陌生人一样,紫薇心中不由的生出一股怒气:“他们是朝夕相处的家人,就是他紫薇是个心狠手辣之人,他怎么会对无剑出手?无剑,你变了。”无剑不知道紫薇内心的想法,弱弱的道:“这位兄台,有事吗?如果没事我能回去吗?我的同伙会着急的。”

紫薇笑了笑,笑容中有无剑看不清的嘲讽和怀念:“是啊,他们会着急的,就此告别,我们还会见的。”

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世间情劫,不过三九黑瓦黄连鲜,糖心落低苦作言。

吐槽家人二三事

·应该是一个系列的

·从他们的儿女的视角出发

·ooc预警

·平行空间设定

·第一章是玉萧与无剑的孩子:玉望舒

――――――――――――――――――――――――――――

我叫玉望舒,名字取于《楚辞》中的“前望舒使先驱兮。”母亲说这个名字,是我一生下来,父亲便给我取好了这个名字,我之前是百般不得其解,因为望舒二字怎么看都与父亲,母亲不符,我自我安慰道:“没准是父亲希望我成为风雅之人。”可我万万没有想到是因为母亲生我那日晚上是满月,父亲便觉得我是为月驾车之神,特意来组成我们这个家的。

父亲说这句话的时候要不是抱着我母亲,我会更相信的,我收集的资料的确有提到这个,但官方答案是因为父亲怕他离去后,母亲郁郁寡欢,特意给我取名望舒,是希望明月永存,有我在,母亲也不会觉得孤单,嗯?我还是你们的宝贝儿子吗?

上面我文青了还不行吗?但我觉得除了我名字外真的没有什么可说的,他们之间真的太平淡了。

早上就是父亲唤母亲起床用饭,用饭后,两人练了一会武功后,便教导我功课。

中午吃完饭,两人合奏,他们合奏的曲子看他们二人心情,不过他们合奏的《碧海潮生曲》和《凤求凰》真的好听,那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咳咳,跑偏了,我们接着说。

下午就是父亲教我习武,母亲去酿酒或者去做吃食,不然就是点香推演八卦,父亲有时就和母亲推演八卦,完全忽略我的存在,当我练武时,他们便去八卦阵里推演八卦。

日日如此,无一例外,但我听长辈说当年母亲未曾嫁给父亲时,曾经是站在风口浪尖上的女人,我看向和友人说着家里长短的母亲,然后想想长辈的描述,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嘛。

对不起,是我太年轻了,母亲前些日子说她要出去办些事,让父亲过些日子带我离开家,好好历练一番,我是眉飞色舞,父亲见我如此,也没有说什么。

到了中原,父亲收到母亲的鸿雁传书就让我一个人历练,我自然是答应了,可我在历练的时候听到最多的就是无剑之境被人拯救的事情,带头的是五剑之一和她的伙伴,渐渐的我觉得那是我父母,但又想到母亲平时的样子,便打消了这个念头,结果我庆典上看见父母执手的身影,我就觉得世界没有爱了,你们让我骄傲一下不行吗?


贪婪,色*欲,暴食,傲慢,嫉妒,懒惰,愤怒,此乃七宗罪,无剑,你猜猜我是你的哪宗罪?

刚刚看了一篇文,突然灵感爆炸,想写无剑和他们的孩子的视角(文中无剑处于薛定谔的猫,是生也是死,看心情),挨个挨个写,(逆后宫是真的好吃啊,各位姐妹)

秋分

很早就想动手写的文,二十四节气,二十四种故事,二十四位小哥哥
秋分部分资料来自百度百科,ooc预警
――――――――――――――――――――――――――――
无剑闲来无事,便去整理了书房,一边整理书籍一边看看自己有什么没有看过的古籍,突然一本书掉了下来,无剑拾起书看了看名字:《春秋繁露》。无剑想了想自己似乎听秋水提起过这本书,便看了下去。
待秋水找到无剑时,无剑才看到《春秋繁露·阴阳出入上下篇》,还反复的看着“秋分者,阴阳相半也,故昼夜均而寒暑平。”这句话,秋水唤了无剑几声,无剑却是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样子,秋水无奈只好拍了拍无剑的肩膀,无剑方才回过神了,见秋水无奈的盯着自己,无剑谄笑了一声:“秋水,你怎么过来了?早功做完了吗?”秋水指了指他放在书桌上的食盒:“都说一日三餐缺一不可,无剑,你为了看书都忘了吃饭,注意身体。”
无剑点点头:“是我疏忽了,下次定不会再犯。”说完便坐到书桌旁旁边,吃了起来,秋水见她吃饭时都不肯放下那本书,心生好奇从无剑手里拿过那本书,看了起来,无剑看了秋水一眼,并未说什么,继续吃了起来。
待无剑吃完后,秋水道:“我考你一个问题,若答对了,咱们今晚便吃螃蟹,喝桂花酒。”无剑听秋水说螃蟹时,连忙点头怕秋水反悔,秋水轻笑:“日月会在两个不同的日子照耀的时间一样长,我们现在知到前一个日子是春分,那后面的一个日子是什么?”无剑想了想,不确定的问道:“可是和春分一样的节气?”“正是。”
无剑得此答案,又接着想,秋水见无剑苦恼的样子:“那我再个你一个提醒,你讨厌的雷声在它过后会慢慢的收声。”无剑便想起秋水之前给自己讲解关于秋分的三候:“雷始收声,蛰虫坯户,水始涸。此乃秋分之三候,无剑,你可得记住了。”无剑答道:“那个日子是秋分。”
秋水满意地点了点头:“那晚上咱们就吃螃蟹,喝桂花酒,我去准备螃蟹,你去准备酒。”无剑兴奋地点头。秋水见她的样子又补了一句:“你体寒需少食螃蟹,且少喝桂花酒。”无剑委屈巴巴:“那我可以多喝一杯吗?”“可。”
到了晚上,秋水将桂花酒放到石桌上,无剑将螃蟹端来,耳边还插着桂花,秋水见月光下的无剑恍若仙子,举酒道:“愿卿喜乐安康。”无剑回敬:“愿君万事随心意。”明月未圆人已圆。

误穿了他们的衣服

前情提要:气温骤降,你就顺手拿了一件衣服穿上,穿上才发现是他的衣服(关系已经确认)

――――――――――――――――――――――――――――

金铃

你怎么穿上了我的衣服?

不是不行,只是我的外衫比较薄,你别感冒就好了

你想穿就穿吧,反正你穿着还挺好看的

 

齐眉

外面风吹的这么大,你还敢出来?

不是训斥你,只是怕你感冒了

来,把手给我,我带你去换厚点的衣服

 

浮生

其实我觉得我衣服对你来说不算大,怎么都拖地了?

好好好,不笑你了,我觉得你穿这个挺不错的

那,我让人做个女式的,我们一起穿穿看

 

圣火

我还以为是我故土的姑娘来了呢

原来是你,我的夫人

夫人,你有多少是为夫不知道的惊喜

 

紫薇

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

还笑,外面这么冷你还出来,是不是不要命了

行了,快回去,就算你有内功,你还是在屋里休息为妙

 

玉萧

我不过出来一会儿,你就精神了?

哦?出来走走,你知道你身上的衣服就要落下来了吗?

过来,我把你衣服整理一下,嗯,这样好多了

 

真武

你怎么穿了我的衣服?还冷吗?

我?无事,天气冷了快回去

无妨,你穿也符合气质


爱情是什么?不过是盛夏的碎冰砸在盛着杨梅汤的玉碗里,听个响罢了
爱情是什么?无非是碎冰砸在玉碗里,听个响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