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非臣

似这般可得长生?

知乎体

瓶邪向,未来背景

※※※

和男友异地恋是什么感觉?

天真无邪(爱好旅游,更爱宅家)

  谢邀,小花,你这是在跟我炫耀你和你家的那位,没有分开那么久吗?你给我等着。

 ——————————我是答题分割线—————————————

    我和男友异地恋差不多已经十年了,他因为一些事情,不得不离开,我俩这才成了异地恋。现在男友回到我身边已经两年了,结婚证也已经领了,但我一想到那十年就有一种想问候他祖宗的冲动。

    回到正题

    虽然有时候他不在我身边,还是我在需要他的时候,但我也熬过来了,他知道我委屈,所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搞了个全息投影(应该是他工作单位那儿吧,内测版本) 。对,就是你们想的那个全息投影,摸上去还有温度,只有我想他了就会开启它,那玩意还自带人工智能,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

    我当时还以为是他们特意设计的,每个全息投影都有,结果我和男友分开没几个月,之前在他们那边的一个内部人员告诉我,那人工智能是我男友一个人设计研发,专门为我一个人做的,我男友因为这个差点被骂,但由于这人工智能比较优秀,所以我男友没事发生,如果普及开的话要五年左右,我被我男友感动的热泪盈眶,因为是当年的五年后,现在的七年前,时间短,我也没放在心上。 

    我男友回到我身边后,我也没问,前几天才想起来,不是现在的七年前就应该开始普及吗?他告诉我已经开始泄露了,只是一些材料不行,当年他给我的也只是一部分而己,因为材料的原故,所以没有给完,我勒个去,你们知道我当时有多震惊吗?那人工智能省了请管家,保姆,保镖,司机的钱,他告诉我只是一部分,这人工智能到底有多优秀?

    咳,继续,我是一个旅(tan)游(xian)爱好者,经常去一些不为人知的地方,我不知道我家男友怎么知道的消息,只要我一到目的地,额,应该是目的地的附近城市吧,他家族的人就来接我了,还是五星级的享受,装备什么的都给我准备好了,还派了“保镖”来保护我,那人工智能顶多知道我去哪里了,他居然什么都给我安排好了,在其他花费上,他一口气给我包圆了,不是,你好歹为我们以后想想啊。

    我第一次旅(tan)游(xian)后,我就回家通过全息投影说了他一顿,他不说话,我当时一个气啊,我也算得上有钱人,什么账我自己可以付,他这么做,有想过我们的未来吗?结果他默默的把存折给我看,我去,天文数字啊,养一千个我都不在话下,他最后还补了一句:这张存折上的只是一小部分,让我随便去玩;从此我就放心的浪,有时想他了就通过全息投影与他见面。

——————————我是回答评论分割线———————————

  别问我为什么十年了,都不去见真正的男友,不是我不想去见,是不能见,他在国家某机关工作,保密程度令人发指,我当时原本可以去陪他,可惜当时有事去不了,所以这才导致我和他异地恋十年。

    有人问那人工智能会普及开吗?会,只要材料完成了,就会,不过是削减版本。

    各位知友还挺细心的,我男友是他们家族的族长;其他的,不能说,不然有人以为我在编故事。至于保镖为什么打引号,我只能说,他们不是真正的保镖,但我敢保证没多少人能伤得了他们。

    存款问题,打开你们的脑洞,能想多少是多少,具体的我就不说了。

 ——————————我是再次回答分割线———————————

    怎么这么多赞了???我写的这么偏题了,还有人说感动到了???(懵逼)那我正儿八经的再更一段吧。

    男友身高180cm,身材好,有腹肌,可以抱我一口气上十楼都不带喘的,颜好(作为一个外貌协会的我,表示心满意足)。

    有几次,我在野外遇到危险,活了下来,再次去看时,发现都变成了平地,问了男友,他说在那儿测试什么东西,让我不要多想,也不要问。后来才知道那几个地方是他建议在那儿测试,他是研发的,有建议权,想起他当时的表现很明显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我是再也不回答分割线———————————

    你们不要多想了,那东西不是核武,要是核武,我敢再次去吗,还有你们不要夸他了,他那个人闷骚的很;还有谢谢你们的祝福,我和他在两年前他回来的时侯就结婚了。

                                                                                            xxxx年x月xx号 


画至 ﹝一﹞

画中仙设定,瓶邪黑花向,ooc  架空玄幻  有原创人物(只推动剧情,只有两个,戏份少)

―――――――――――――――――――――――――――――

  有书云:东扶玉之山,有仙,持万年玉纸,建木之枝,绘圣兽之资,呈于圣,卷三百,然不知所踪―――――――――――题记

正月十五刚过,在临安①的吴家小公子,守着自家的古董店,吃着粘糕,喝着茶,日子倒是过的自在,一旁的伙计王萌开口道:“公子,你这么早就开门,是为什么?若是为食味的糕点那也太早了吧,再说了昨日刚刚才买的芙蓉金腰糕,你一点也没动。”吴邪看了王萌一眼道:“我问你,公子我束发有几年了?”王萌想了想:“束发已有三年了②,如果加上前几日已经是四年了。”吴邪点了点头:“正因为前几日是正月十六日③,所以我才这么早开门,去年十一月时,我去京城见了小花,啧,他现在可是解家的少当家,还成了大家④,在见小花的时候,竟然还遇见了王胖子,胖子对我说他有一个好宝贝,等我生辰过后,自己上店里把那宝贝送给我,就当做是我生辰的贺礼,我倒要看看他的那个好宝贝有多好。”

胖子一进店门,就听见吴邪的抱怨,便大声嚷道:“天真,你可别小看胖爷我了,王萌把门关上随便给胖爷倒杯茶。”“哎。”王萌应了一声,便把门关上,下去给胖子沏茶;吴邪听胖子的话语不由的坐直:“胖子,你干什么?怎么把王萌岔开了。”

胖子将手中的锦盒放在八仙桌上,小声的对吴邪说:“这宝贝的消息可是我从食味看到的,我八月的时候在食味吃东西时,老板娘正和人说话,把她手上的书放在我旁边的桌子上,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比较好奇,便拿过来看,你猜怎么?”“怎么?”“老板娘手上的书居然是《天隐》,我的妈啊,《天隐》《地踪》两本早已失传许久,据说上面记载的全是上古仙人之事和天地异宝,连神仙都要动心,若不是胖爷我见识多了,恐怕也会把那本书当成刚出的话本,我连忙翻了翻,第一篇便说:‘近天界欲有大事,恐灭,记上古,珍奇,留后人寻。’我想着第二篇,便是上古仙人之事,还是不得了的大事,便往下看:‘东扶玉之山,有仙,持万年玉纸,建木之枝,绘圣兽之资,呈于圣,卷三百下去,然不知所踪。’我就纳闷了,不就是画个画吗?这也算大事,我原本还要看,结果一行小字引起我的注意,大概的意思是说在京城的十月有墟市,非人能进,这卷三百之首会在那出现,我觉得去看看也是值得,所以我连夜往京城赶去,还去求了得道高人,才进了墟市,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到的,刚好你在京城,多年兄弟,这宝贝就送给你了。”

吴邪心生好奇,将锦盒打开,一摸似玉如纸,手触温凉;画卷展开,竟是踏火麒麟,栩栩如生,一种傲气扑面而来,胖子见状:“好个丹青不渝,好像真的麒麟在里面一样。”吴邪看着画,心不在焉的附和胖子的话,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感觉麒麟身边的火在燃烧。

吴邪把画放到自己的书桌上:“你居然去了墟市,我记得墟市每三年才开启一次,上次墟市开启才过了一年,怎么会提前?”胖子拿了一块芙蓉金腰糕,边吃边说:“这每三年开启的墟市是专门给我们普通人准备的,其实墟市每天都会开启,如果有什么好东西,墟市的管理人会提前通知一些贵宾,让他们做好准备,不过这食味的老板娘怎么知道卷三百之首会在京城出现,老板娘的身份不简单。”

吴邪白了一眼胖子:“吃都堵不住你的嘴,那老板娘的身份有什么不简单的,估计是她在哪儿淘到的,我昨天订了食味的春满园,老板娘亲自做,你赶紧留点空,上次我吃春满园的时候,连舌头都想吞了,可三叔叹了口气:‘若是老板娘亲自做,你才知道什么是此味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尝。’当时听的我是口水直流。”

胖子将刚刚拿起的芙蓉金腰糕放下:“你为什么不早说,你家三叔是出了名的挑,他说好吃的,肯定好吃,春满园我也吃过,那味道真的是不用再说了。”

而他们口中的老板娘,在吴邪展开画卷时,看着普通人看不见的漩涡,嘴角勾起一丝笑容,终于见面了,我的任务快完成了。

ent

―――――――――――――――――――――――――――――

①:古代杭州别称有钱塘 - 西府 - 临安 - 钱江 - 临江 - 武林 - 汴州 - 愚杭(即余杭)(百科百度)取临安之名,是希望吴邪临近平安

②:我实在找不到古代男子十八岁叫什么,只好用十五岁束发加三年表示吴邪十八岁

③:吴邪生日取农历,1977年3月5日是丁巳年正月十六日

④:古代对唱戏的称呼太乱了,所以用大家来称呼花儿爷的,也表示花儿爷的唱戏技术高超

 


我哎了一声,也不想解释,这时候,一个年轻人从他正门里面走了出来,身上背了只长长的樟木盒子,外面用布包的结结实实的,只露出一边的盖子,我知道这东西叫剑盒,是放宝剑或者宝刀用的,这东西光一个盒子就很值钱,要是里面还有剑,那就是天文数字了。

初见

“吴邪,你为什么接他回家?”“这是他没进青铜门之前最后给我的一句话,他其实没说的话,我也会接他回家,因为我是他跟这个世界最后的联系。”

杭州西湖—山东瓜子庙—西沙群岛—秦岭—长白山—青海格尔木—柴达木盆地—广西巴乃—北京—四川四姑娘山—广西巴乃—长白山      

杭州西湖—西藏墨脱—昆仑山—巴丹吉林沙漠—长白山

懂的自然会懂


这里是福建,3015年8月17号 大批粽子正赶往千年雨村 我们观看前方记者报道,记者:大家好,因为千年前一个叫南派三叔的家伙挖坑,引众稻米不满,所以今年才会有大批粽子前往千年雨村,她们只想见一面瓶邪黑花胖,别阻挡,被群殴打死是你活该。 下面粽子寄语:咯咯咯x n 什么?听不懂?我台不给翻译的,学粽语去吧 


网配

瓶邪黑花向      15年817贺文       文中配角均由微博好友客串

“无邪,无邪快接剧啊啊啊,好不容易把你男神请到了啊啊”

吴邪一上线,QQ窗口就抖动起来,吴邪一看原来是william的某树思无邪 

“天真无邪:我去,就是起灵傻妈吗?

william的某树思无邪:对对对,就是他,导演晓雨特意给你俩要的《长白》授权接不接?ω?

天真无邪:接

william的某树思无邪:那我把你拉进群了”

QQ群:十年长白莫忘君

主役受―天真无邪:大家好

后期―william的某树思无邪:欢迎~撒花!(~▽~)o

美工―墨晚:欢迎~撒花!(~▽~)o

策划―橙桑:欢迎~撒花!(~▽~)o,无邪来抱抱

导演―晓雨:欢迎~撒花!(~▽~)o,LS来战,无邪我的

策划―橙桑:来战,

主役攻―起灵:你好

美工―墨晚:起灵傻妈!?

策划―橙桑:起灵傻妈!?

导演―晓雨:欢迎~撒花!(~▽~)o

后期―william的某树思无邪:欢迎~撒花!(~▽~)o

宣传―墨年:欢迎~撒花!(~▽~)o

CV―世间解语:小邪,欢迎

CV―黑瞎子:无邪欢迎

主役受―天真无邪:你们也在

CV―世间解语:对

吴邪刚要回复过去发现自己掉线了,一时想不开撞桌子

 胡杨希一进宿舍就发现吴邪在撞桌子,连忙道:吴邪快走,张老师的课快开始了。

吴邪一听,立马起身,拖着胡杨希跑到了教室,吴邪坐下发现女生偏多,就小声对胡杨希说:“张老师的课,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女生”边说边指“你看那个中文系的,还有金融系的…”

胡杨希回答:“你得看我们张老师那条件:样子没的说,家里有权又有钱,声音很有磁性比较低沉…”

吴邪羡慕了,自己的声音轻轻脆脆的,网上腐女给自己定性是受,他想当攻啊

胡杨希看见吴邪神游中,咳嗽了一声:“吴邪,张老师来了。”吴邪才把思绪拉了回来,抬头一看。

才发现张老师是自己认识的小哥,三年前爷爷的朋友们到S市玩时,才认识到小花,瞎子,胖子,小哥他们的,在玩时发现小哥不爱说话,自己还在心底给小哥取了外号:闷油瓶,吴邪一想到这不禁一笑。

站在讲台上的张起灵自然也发现了吴邪,下课后道:“学号02200059的同学留下来。”胡杨希一听笑着说:“吴邪,你中奖了”吴邪白了他一眼说;“你他娘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哦,对了,你去食堂时,帮我买份炒饭,老师可能事有点多”胡杨希道:“好,我今晚不回宿舍,另外两个在外面租房子,你注意安全啊”

等胡杨希走后,张起灵走到吴邪面前:“吴邪好久不见。”吴邪点了点头说:“小哥,三年前,我记得你不是出国了吗?怎么回来当老师了?”张起灵盯着吴邪:“学业完成了,我在家族企业中实习,我只是代教的。”吴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小哥,我们去吃饭吧,我请你…吃食堂!要知道我们D校的食堂是出了名的好吃。”张起灵点了点头,两人走向食堂,吃完饭后,两人便去散步,吴邪突然开口道:“小哥,你知道吗?我们现在走的这条路,是学校有名的爱情路,听说两个人走完这条路,就永远在一起了,小哥,你信不信?”张起灵看着吴邪的发梢:“任何事物都有它存在的道理,我们只有静静地观察它就好了。”走着走着到最后吴邪自已却迷了路,还是张起灵把吴邪送到了宿舍楼下。

他问吴邪号码,吴邪一楞想着小哥不是有自己的手机号和QQ号吗?怎么…,张起灵看了看吴邪的呆样,又重复的问了一遍,吴邪这才反映过来,原来是问自己宿舍号“370,我宿舍号是370”张起灵看了一眼吴邪:“你自己上去吧,我有事不能陪你上去了,注意安全。”吴邪听后心想闷油瓶今天对我说了几句话只有这句深得我心,真不容易啊,吴邪边想边走上楼梯,回到了宿舍,而张起灵则看着吴邪回到了宿舍才转身离开。

回到宿舍的吴邪,打开电脑登上QQ打算加起灵傻妈为好友,一看自己已经加了起灵傻妈为好友,注备是:闷油瓶

吴邪开心了,开心的吴邪在群里发言

主役受―天真无邪:好开心好开心,滚来滚去……~(~o ̄▽ ̄)~o 。。。滚来滚去……o~(_△_o~) ~。。。 

策划―橙桑:无邪,你为什么怎么开心?

主役受―天真无邪:o(′^`)o 才不给你说

策划―橙桑:无邪,你这个死傲娇受,迟早也会被压的

主役受―天真无邪:我等着

策划―橙桑:你!

导演―晓雨:好了好了,别闹了,其他人呢?

策划―橙桑:他们啊……

策划―橙桑:他们啊,还没上线.

导演―晓雨:都几点了,还没上线。《长白》的授权只有半年,而且作者要求我们必须一个月出一场剧,不然就收回授权…

宣传―墨年:现在预告还没有出,无邪你和起灵傻妈有时间吗?预告主要是你们两个人的对话.

主役受―天真无邪:我有时间,但起灵傻妈就不知道了,吴邪刚刚把这句话发出去,就看见张起灵的回答,心想完了。

主役攻―起灵:我有时间,但是无邪我就不知道了。其他人被张起灵的这句话给炸出来了。

后期―william的某树思无邪:Yoooooo,一模一样。

美工―墨晚:无邪,老实说你和起灵傻妈什么关系?

CV―世间解语:小邪,你居然……

CV―黑瞎子:没想到他下手这么快

后期―william的某树思无邪:黑爷,好像知道什么,求曝料!!!

编剧―玲珑红豆:求曝料!!!

导演―晓雨:好了好了,等一会儿再来曝料,先去YYPia戏!!!

“你为什么不让我和你一起去?!!!你回答啊!张灵均。不是说好的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吗?”[激动]

“吴珥,回去,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冷清]……“你骗我!你骗我!当初是谁说要和我永远在一起,直到天荒地老。是谁说过将来日子会和我一起过?你知不知道你是在折磨我……”[哭腔]“吴珥,等我五年,五年后我会回来的,现在你好好睡一觉”[把人打晕的声音]

美工―墨晚:妈蛋,听哭了,@天真无邪 无邪你哭腔简直了。

后期―william的某树思无邪:我想问问@起灵 起灵傻妈你觉得无邪的哭腔如何。

主役攻―起灵:不错

吴邪看着屏幕上的评价,心想:那是,小爷我这哭腔可是打小被我家三叔训练出来的,他一欺负我,我就哭,因为这个他可是挨了二叔不少骂。

QQ突然响了,吴邪打开一看原来是小哥,“你在干什么?”

美工―墨晚:我好像知道了什么?

策划―橙桑:无邪,快说

导演―晓雨:不说拉出来调戏

策划―橙桑:无邪~~~

编剧―玲珑红豆:快说!!!不说你懂的

宣传―墨年:无邪 你懂的

吴邪被她们折腾的没法子,只好说出他和张起灵的关系,一群人满意了。

六个月后

策划―橙桑:他们要给你一个惊喜

主役受―天真无邪:什么惊喜啊

策划―橙桑:她们上线时你就知道了

两小时后

美工―墨晚:终于弄好了

后期―william的某树思无邪:一定要保密,搞砸就麻烦了

宣传―墨年:就是就是

吴邪心想这些人要弄什么惊喜?

吴邪生日当天

在YY里正进行着他的生日歌会

快到结束的时候从起灵的麦上传出对吴邪的表白

一大波未退出歌会的瓶邪党激动了

思无邪―无邪么么哒:瓶邪党尽于盼出头了

思无邪―瓶邪万岁:+1

思无邪―长白见:+2

思无邪―毛阿欣:+3

思无邪―玖哥:+10086

思无邪―安哥拉长毛兔_:瓶邪党不容易啊

思无邪―墨年:继黑花后,我的又一本命cp在一起了

思无邪―静候灵归:Ls的带你一个

……

吴邪看着一群人在那里刷瓶邪嘴角抽了抽道:“不就是《长白》广播剧的花絮透露出了自已和张起灵认识,还给他取了外号叫闷油瓶,什么叫老子注定是受啊(╯‵□′)╯︵┻━┻”

吴邪正在抓狂中,一个电话打了进来,吴邪一看是闷油瓶打来的电话

“小哥,有事吗?”

“吴邪,你愿意死后入我家祖坟吗?”

“我愿意”

―――――――――――――――――――――――完―――――――――――――――――――

一个脑洞,关于有画中人的,你们觉得是族长张起灵x画中吴邪好,还是画中张起灵x姑苏小老板吴邪好?(ps:如果是画中吴邪,画是白泽,如果是画中张起灵,画是踏火麒麟) 

拜托各位看一下,帮助一个有选择恐惧症的人

麒麟上门

首发论坛
——————————————————————————
我和闷油瓶大年三十晚上捡到一条小奶狗,只不过这小奶狗有点奇怪,它不像其它小狗叫,它的声音一直是小奶狗的声音,胖子知道后一直在笑:“我说小天真啊,你也太过于小心了吧,这小奶狗都是这样叫的,你就放宽心吧。”小哥拍了拍我,让我宽心,我也就没有去理会小奶狗的声音,但现在想想他娘的那时候闷油瓶就看出来吧。
    四五月份的时候,天气渐渐热起来,那几天没有怎么下雨,又闷又热。我寻思着这狗不能热着啊,我也无聊,便叫闷油瓶把旺财捉住,我和他一起给旺财洗澡;对了,旺财就是我和闷油瓶大年三十晚上捡到的小奶狗,名字经过多方协商叫旺财,我觉得狗腿子适合它,一见到闷油瓶就屁颠屁颠地跑过去了,真没良心。不过叫它旺财后,我就时不时捡到钱,还有能从闷油瓶口中听到这么俗的名字值了,嗯,旺财这名字取的好。
    话说回来,我是给它洗澡的时候发现它额头上有个瘤子,然后给闷油瓶说:“小哥,这旺财怎么头上有个包?”闷油瓶看着我:“小满哥。”我明白了,他是让王盟把小满哥带过来看看,是不是头上也有个包。……明白个屁啊,你他娘的说个小满哥,除了我,谁听的懂啊。
    过了几天,王盟把小满哥带了过来,我还特意的摸了摸小满哥的头,没有啊,这旺财的头上的包是怎么回事,胖子给我出了个方法:用酒揉揉,多揉几天就消了,我觉得这方法可行,于是当天晚上就用上次去镇上打的白酒打算给旺财揉揉,但闷油瓶不让;他居然不让我给旺财揉,我顿时就觉得自己委屈,我等他十年,他不让我给旺财揉……什么人啊。
    闷油瓶看我的样子,叹了口气:“吴邪,不是我不让,旺财它的种类,张家好像有过记载,张海客去拿了。时间有点久。”我就放心了,还有张海客什么时候跟闷油瓶有过联系了?我笑着对他说:“小哥你什么时候和张海客联系的?”闷油瓶回答:“上次去镇上的时候。”镇上。我靠,张家人都是影帝啊。不过闷油瓶的时间跟我们好像有点差距。
   七夕都过了,张海客才来,我看着张海客手上的东西,问:“你拿了什么?”“麒麟竭。”回答我的不是张海客而是闷油瓶,我疑惑的看向他,他也没说话,这时张海客把麒麟竭喂给旺财,没想到旺财变成了我一个眼熟但是我半天都没有想起来的动物,突然我灵光一闪想到这不是闷油瓶身上纹的踏火麒麟吗?我皮笑肉不笑的看向他们,张海客连忙道:“吴邪,这世间最后的麒麟就给你养了,很好养的,它会自己找吃的;我…我还有事,我先走了。”说完就跑了。
    我看着闷油瓶,闷油瓶对我说:“吴邪,麒麟你养吗?”养!不养白不养。大小麒麟一起养。

元旦

2017年的第一天,吴邪起的早,但另外的两个人起的比他更早。吴邪下楼看着胖子气喘嘘嘘的样子,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元旦到底吃什么?吴邪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南方人,每年元旦都要吃汤圆的,张起灵元旦吃什么无所谓,然而胖子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北方人,每年元旦是吃饺子的。去年元旦时把饺子和汤圆一起吃,今年的元旦到底吃什么?

吴邪走到大厅看见胖子,表情极为沉重对胖子说∶“来了?”“来了。”“这事我不想说什么了,元旦必须吃汤圆!”刚说完这话,吴邪就笑喷了。胖子也笑着说∶“不行,饺子好吃,吃饺子!”俩人争了半天都没有得出结果,最后两人各退一步让张起灵来决定元旦到底吃什么。张起灵想了想∶“吃汤圆,明年饺子。”吴邪瞬间眉开眼笑,胖子叹了口气调侃道∶“小哥就知道护着自家小媳妇。”吴邪听后笑骂道∶“死胖子,我就没有从你的嘴巴里听过小哥一点好的,什么叫做护着啊。”胖子小声嘀咕道∶“天真,你对自己的定位可真清楚,居然没有反驳我。”当然这话吴邪没有听到。

吴邪看时间还早,于是把昨天去县城里买的汤圆粉,拿了出来。对张起灵和胖子说∶“我们来做汤圆吧 小时候我和奶奶做过,也觉得好玩儿,居然学会了怎么做汤圆了。”张起灵直径走到吴邪身边声音低沉的问他需要什么,要自己干什么。吴邪也笑着让张起灵帮他做,不会的时候就是他嘲笑张起灵的时候;而在一旁的胖子躲在远远的地方砍柴了。吴邪做着汤圆突然发现张起灵的鼻尖上粘了面粉,但自己手上也沾满了面粉,吴邪没有办法,只有叫张起灵过去,舔了舔张起灵的鼻尖,然后他的头转向一边,说∶“小哥,你的鼻子上有面粉,现在没有了。”吴邪听身后的张起灵没有什么动作 ,便将头转了回来,这时张起灵吻上吴邪的嘴角 低沉具有磁性的声音专进了吴邪的耳朵里∶“吴邪,你的嘴角也在粘上面粉的。”躲在远方砍柴的胖子,突然觉得,自己很饱了。

煮汤圆的任务,吴邪义不容辞的答应了,等到汤圆搬上来的时候,胖子惊讶的发现有饺子。看着吴邪装着不知情的样子,心里狂笑不已∶“果真是小哥回来了,当年的天真也回来了。”张起灵把刚出锅的汤圆分成三份,吴邪一份,自己一份,还有一份是留给吃饺子没有吃饱的胖子的。

张起灵刚咬了一口汤圆,看向吴邪,吴邪笑道∶“我在汤圆里包了糖果,看来小哥你来年肯定会甜甜蜜蜜的。”然而吴邪刚把话说完后,自己吃了一个汤圆,那个汤圆还没有吃完,剩下半个。胖子发现后笑声几乎直冲云霄,连张起灵也是一脸的笑意,因为吴邪刚刚吃的那个汤圆,是枣子馅的……


漫画里的海报以及官方徽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