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万春秋不知寒

似这般可得长生?
我笔写我心口,我文皆是我想
写完三章万字长篇,再不作死
杂食党
不要ky,不要拖圈子下水
女性向游戏,均站乙女

知乎体

瓶邪向,未来背景

※※※

和男友异地恋是什么感觉?

天真无邪(爱好旅游,更爱宅家)

  谢邀,小花,你这是在跟我炫耀你和你家的那位,没有分开那么久吗?你给我等着。

 ——————————我是答题分割线—————————————

    我和男友异地恋差不多已经十年了,他因为一些事情,不得不离开,我俩这才成了异地恋。现在男友回到我身边已经两年了,结婚证也已经领了,但我一想到那十年就有一种想问候他祖宗的冲动。

    回到正题

    虽然有时候他不在我身边,还是我在需要他的时候,但我也熬过来了,他知道我委屈,所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搞了个全息投影(应该是他工作单位那儿吧,内测版本) 。对,就是你们想的那个全息投影,摸上去还有温度,只有我想他了就会开启它,那玩意还自带人工智能,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

    我当时还以为是他们特意设计的,每个全息投影都有,结果我和男友分开没几个月,之前在他们那边的一个内部人员告诉我,那人工智能是我男友一个人设计研发,专门为我一个人做的,我男友因为这个差点被骂,但由于这人工智能比较优秀,所以我男友没事发生,如果普及开的话要五年左右,我被我男友感动的热泪盈眶,因为是当年的五年后,现在的七年前,时间短,我也没放在心上。 

    我男友回到我身边后,我也没问,前几天才想起来,不是现在的七年前就应该开始普及吗?他告诉我已经开始泄露了,只是一些材料不行,当年他给我的也只是一部分而己,因为材料的原故,所以没有给完,我勒个去,你们知道我当时有多震惊吗?那人工智能省了请管家,保姆,保镖,司机的钱,他告诉我只是一部分,这人工智能到底有多优秀?

    咳,继续,我是一个旅(tan)游(xian)爱好者,经常去一些不为人知的地方,我不知道我家男友怎么知道的消息,只要我一到目的地,额,应该是目的地的附近城市吧,他家族的人就来接我了,还是五星级的享受,装备什么的都给我准备好了,还派了“保镖”来保护我,那人工智能顶多知道我去哪里了,他居然什么都给我安排好了,在其他花费上,他一口气给我包圆了,不是,你好歹为我们以后想想啊。

    我第一次旅(tan)游(xian)后,我就回家通过全息投影说了他一顿,他不说话,我当时一个气啊,我也算得上有钱人,什么账我自己可以付,他这么做,有想过我们的未来吗?结果他默默的把存折给我看,我去,天文数字啊,养一千个我都不在话下,他最后还补了一句:这张存折上的只是一小部分,让我随便去玩;从此我就放心的浪,有时想他了就通过全息投影与他见面。

——————————我是回答评论分割线———————————

  别问我为什么十年了,都不去见真正的男友,不是我不想去见,是不能见,他在国家某机关工作,保密程度令人发指,我当时原本可以去陪他,可惜当时有事去不了,所以这才导致我和他异地恋十年。

    有人问那人工智能会普及开吗?会,只要材料完成了,就会,不过是削减版本。

    各位知友还挺细心的,我男友是他们家族的族长;其他的,不能说,不然有人以为我在编故事。至于保镖为什么打引号,我只能说,他们不是真正的保镖,但我敢保证没多少人能伤得了他们。

    存款问题,打开你们的脑洞,能想多少是多少,具体的我就不说了。

 ——————————我是再次回答分割线———————————

    怎么这么多赞了???我写的这么偏题了,还有人说感动到了???(懵逼)那我正儿八经的再更一段吧。

    男友身高180cm,身材好,有腹肌,可以抱我一口气上十楼都不带喘的,颜好(作为一个外貌协会的我,表示心满意足)。

    有几次,我在野外遇到危险,活了下来,再次去看时,发现都变成了平地,问了男友,他说在那儿测试什么东西,让我不要多想,也不要问。后来才知道那几个地方是他建议在那儿测试,他是研发的,有建议权,想起他当时的表现很明显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我是再也不回答分割线———————————

    你们不要多想了,那东西不是核武,要是核武,我敢再次去吗,还有你们不要夸他了,他那个人闷骚的很;还有谢谢你们的祝福,我和他在两年前他回来的时侯就结婚了。

                                                                                            xxxx年x月xx号 


“吴邪,你为什么接他回家?”“这是他没进青铜门之前最后给我的一句话,他其实没说的话,我也会接他回家,因为我是他跟这个世界最后的联系。”

麒麟上门

首发论坛
——————————————————————————
我和闷油瓶大年三十晚上捡到一条小奶狗,只不过这小奶狗有点奇怪,它不像其它小狗叫,它的声音一直是小奶狗的声音,胖子知道后一直在笑:“我说小天真啊,你也太过于小心了吧,这小奶狗都是这样叫的,你就放宽心吧。”小哥拍了拍我,让我宽心,我也就没有去理会小奶狗的声音,但现在想想他娘的那时候闷油瓶就看出来吧。
    四五月份的时候,天气渐渐热起来,那几天没有怎么下雨,又闷又热。我寻思着这狗不能热着啊,我也无聊,便叫闷油瓶把旺财捉住,我和他一起给旺财洗澡;对了,旺财就是我和闷油瓶大年三十晚上捡到的小奶狗,名字经过多方协商叫旺财,我觉得狗腿子适合它,一见到闷油瓶就屁颠屁颠地跑过去了,真没良心。不过叫它旺财后,我就时不时捡到钱,还有能从闷油瓶口中听到这么俗的名字值了,嗯,旺财这名字取的好。
    话说回来,我是给它洗澡的时候发现它额头上有个瘤子,然后给闷油瓶说:“小哥,这旺财怎么头上有个包?”闷油瓶看着我:“小满哥。”我明白了,他是让王盟把小满哥带过来看看,是不是头上也有个包。……明白个屁啊,你他娘的说个小满哥,除了我,谁听的懂啊。
    过了几天,王盟把小满哥带了过来,我还特意的摸了摸小满哥的头,没有啊,这旺财的头上的包是怎么回事,胖子给我出了个方法:用酒揉揉,多揉几天就消了,我觉得这方法可行,于是当天晚上就用上次去镇上打的白酒打算给旺财揉揉,但闷油瓶不让;他居然不让我给旺财揉,我顿时就觉得自己委屈,我等他十年,他不让我给旺财揉……什么人啊。
    闷油瓶看我的样子,叹了口气:“吴邪,不是我不让,旺财它的种类,张家好像有过记载,张海客去拿了。时间有点久。”我就放心了,还有张海客什么时候跟闷油瓶有过联系了?我笑着对他说:“小哥你什么时候和张海客联系的?”闷油瓶回答:“上次去镇上的时候。”镇上。我靠,张家人都是影帝啊。不过闷油瓶的时间跟我们好像有点差距。
   七夕都过了,张海客才来,我看着张海客手上的东西,问:“你拿了什么?”“麒麟竭。”回答我的不是张海客而是闷油瓶,我疑惑的看向他,他也没说话,这时张海客把麒麟竭喂给旺财,没想到旺财变成了我一个眼熟但是我半天都没有想起来的动物,突然我灵光一闪想到这不是闷油瓶身上纹的踏火麒麟吗?我皮笑肉不笑的看向他们,张海客连忙道:“吴邪,这世间最后的麒麟就给你养了,很好养的,它会自己找吃的;我…我还有事,我先走了。”说完就跑了。
    我看着闷油瓶,闷油瓶对我说:“吴邪,麒麟你养吗?”养!不养白不养。大小麒麟一起养。

元旦

2017年的第一天,吴邪起的早,但另外的两个人起的比他更早。吴邪下楼看着胖子气喘嘘嘘的样子,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元旦到底吃什么?吴邪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南方人,每年元旦都要吃汤圆的,张起灵元旦吃什么无所谓,然而胖子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北方人,每年元旦是吃饺子的。去年元旦时把饺子和汤圆一起吃,今年的元旦到底吃什么?

吴邪走到大厅看见胖子,表情极为沉重对胖子说∶“来了?”“来了。”“这事我不想说什么了,元旦必须吃汤圆!”刚说完这话,吴邪就笑喷了。胖子也笑着说∶“不行,饺子好吃,吃饺子!”俩人争了半天都没有得出结果,最后两人各退一步让张起灵来决定元旦到底吃什么。张起灵想了想∶“吃汤圆,明年饺子。”吴邪瞬间眉开眼笑,胖子叹了口气调侃道∶“小哥就知道护着自家小媳妇。”吴邪听后笑骂道∶“死胖子,我就没有从你的嘴巴里听过小哥一点好的,什么叫做护着啊。”胖子小声嘀咕道∶“天真,你对自己的定位可真清楚,居然没有反驳我。”当然这话吴邪没有听到。

吴邪看时间还早,于是把昨天去县城里买的汤圆粉,拿了出来。对张起灵和胖子说∶“我们来做汤圆吧 小时候我和奶奶做过,也觉得好玩儿,居然学会了怎么做汤圆了。”张起灵直径走到吴邪身边声音低沉的问他需要什么,要自己干什么。吴邪也笑着让张起灵帮他做,不会的时候就是他嘲笑张起灵的时候;而在一旁的胖子躲在远远的地方砍柴了。吴邪做着汤圆突然发现张起灵的鼻尖上粘了面粉,但自己手上也沾满了面粉,吴邪没有办法,只有叫张起灵过去,舔了舔张起灵的鼻尖,然后他的头转向一边,说∶“小哥,你的鼻子上有面粉,现在没有了。”吴邪听身后的张起灵没有什么动作 ,便将头转了回来,这时张起灵吻上吴邪的嘴角 低沉具有磁性的声音专进了吴邪的耳朵里∶“吴邪,你的嘴角也在粘上面粉的。”躲在远方砍柴的胖子,突然觉得,自己很饱了。

煮汤圆的任务,吴邪义不容辞的答应了,等到汤圆搬上来的时候,胖子惊讶的发现有饺子。看着吴邪装着不知情的样子,心里狂笑不已∶“果真是小哥回来了,当年的天真也回来了。”张起灵把刚出锅的汤圆分成三份,吴邪一份,自己一份,还有一份是留给吃饺子没有吃饱的胖子的。

张起灵刚咬了一口汤圆,看向吴邪,吴邪笑道∶“我在汤圆里包了糖果,看来小哥你来年肯定会甜甜蜜蜜的。”然而吴邪刚把话说完后,自己吃了一个汤圆,那个汤圆还没有吃完,剩下半个。胖子发现后笑声几乎直冲云霄,连张起灵也是一脸的笑意,因为吴邪刚刚吃的那个汤圆,是枣子馅的……


梦中梦


    在这个做梦中梦的过程中,每“醒来”一次,真实度也会有所增加,以至于让人分辨不出自己的状态是处于现实还是处于梦中。(百度百科)

    前一些日子突然想到,也做过几回梦,觉得与幻境差不多,所以用这个来代替幻境  文笔渣渣  ooc预警   瓶邪向

   第一梦

     吴邪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宽大的暖玉上,周围全是白色的纱帐,还有云雾在缭绕,他看向自己的手,发现自己多年的老茧消失的无影无踪,看了看自己的穿着竟是羽衣星冠,但在袖口处却有两道蓝色云纹一道金色云纹,头发很柔顺,吴邪打算起身看个明白,起身后发现自己的头发长的拖地,吴邪看着自己的头发心中吐槽:“这个发质好,不知道能卖多少钱。”

     正当吴邪吐槽起劲的时候,胖子闯了进来,大声嚷道:“吴邪,你在干什么?今天是云华正式受灵仪式,你这个当师傅的怎么一点都不急?”吴邪看到胖子时,眼中闪过一丝惊愕,胖子像是年轻了许多,而胖子穿着也是羽衣星冠,有一种儒风,袖口处三道棕色云纹;吴邪压下心中疑惑:“怎么可能不急,我这不是正要出发吗?”话音末落,吴邪眼前一花,便换了一个场境。

     是九柱连天,金花乱坠,白玉铺地的广场,吴邪正站在广场阶梯最高处,看着胖子口中的云华,心想:这云华怎么会有张家的特征。在吴邪观察云华时,受灵仪式开始,张起灵代表所有的太上长老,为云华赐灵,吴邪的任务便是为云华选灵,张起灵看着正在出神的吴邪,碰了碰他的手,让他回过神,吴邪将注意力收了回来,看到身旁的张起灵,张起灵同样是羽衣星冠,袖口处的三道云纹却是紫金色,若离远点看,张起灵的羽衣上隐约有麒麟浮现,仙风道骨不过如此。

     吴邪为云华选灵时,看到踏火麒麟,白玉般的指尖轻触,那踏火麒麟化成一束光,在天空出现,张起灵看到吴邪选的踏火麒麟,对云华说:“旦纹麒麟者,行事无愧于心,你若有愧,麒麟踏火焚心!可愿受此灵?”吴邪听此双眼睁大“旦纹麒麟者,行事无愧于心,你若有愧,麒麟踏火焚心!”“旦纹麒麟者,行事无愧于心……”

    “ ……你若有愧,麒麟踏火焚心!”吴邪醒来,发现却只是梦一场。

  第二梦

    吴邪醒来,发现只是一场梦。舒了一口气,看了看四周是一遍花海,难道是自己过于疲倦,不小心在这花海中睡着了?才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先不管了,去喇嘛庙再说。

    走到半路,一股恨意涌上心头,周围全是黑影,脑中充满着“杀了……杀了他们………活不下去…………死!!!”吴邪跪在地上,咬紧牙齿,不停的催眠自己:吴邪,不要被他们同化,只是幻觉,他们奈何不了你。到了最后,黑影渐渐淡去,但吴邪却心生绝望,以前的幻觉根本不会有痛觉,为什么这次口中却有腥甜出现。

    正当吴邪仰望天空时,起风了,风将之前的花卷起,越飞越高…吴邪再次看了看四周,竞是天地一色,茫茫大雪遮住了来路,也掩去


    了归路,吴邪一步步走着,他觉得前面有什么在等着自己,吴邪感到天气渐渐的变冷,在自己快扛不住的时候,终于到了喇嘛庙,吴邪进庙时,发现庙里没有一个喇嘛,但现在先暖暖身再说。

    吴邪缓过神来,便向天井走去,他记得那里有一个故人的石像,吴邪好不容易找到石像,却发现石像的表情变了,记忆中的石像是在哭泣,而现在的石像是一种千帆过尽后的超脱感,吴邪一时间头痛不已,大雪纷纷落下,盖住石像和石像旁边的吴邪……

  醒来

    吴邪猛的一起身,在他一旁等了许久的张起灵,将毛巾给了吴邪:“蛇毒快排出了,这些天,会做梦,但别多想,我在你身边。”吴邪看着张起灵那盛着万古星辰的眸子点了点头:“我信你。”


我叫吴邪

严重ooc, 吐槽向,加粗部分引用原文  瓶邪  算是概括吧_(:з」∠)_

    大家好,我叫吴邪,人称小三爷,大学毕业后经营着一家古董店,可惜经营不当,这眼看都要亏了,突然有一天一个老头子来我店里说是要找我的爷爷,如果我早知道他的到来会给我的人生带来变化,我想我不会像现在这样坐以待毙,可惜世间没有早知道。

    好不容易他走了,三叔发短信来了“9点鸡眼黄沙。”紧接着,又是一条:“龙脊背,速来。”三叔可是在我们家出了名的眼光高,他说有好东西,就一定有好东西,我连忙开着我那破金杯车就直奔我三叔家。

    可惜我到时,一个年轻人从他正门里面走了出来,身上背了根长长的东西,用布包得结结实实的,一看就知道应该是一把古兵器,这东西的确值钱,要是卖得好,价格能翻十几倍上去。这是我和他的初见。

    我叫吴邪,今年26岁,我在我三叔家的门下遇见了我这一生最重要的人。

    之后在我死皮赖脸的要求下三叔终于答应带我下斗,开启了我下斗必开棺,开棺必起尸的盗墓生涯,下斗的经历我不愿再讲一遍,选几个我记忆比较深刻的,与你们细细说来,我记不清是在第一个斗还是笫二个斗时,我便有了天真的绰号,以后请叫我吴·天真·小三爷·邪。

    在海底墓时我发现了在我给胖子涂“爽肤水”时,闷油瓶笑了笑,闷油瓶还能一招秒了欺负过我的海猴子,这让我对他崇拜了许久;在云顶天宫时,我首次了解到闷油瓶的责任,那是一种痛苦,可惜没人能帮他,可我想试试,哪怕所有人说我自不量力,我也要试试,我想让他觉得他自己是个普通人,能过上普通人的生活。

    在西王母城时,他失忆,我后悔不己,随后在后面几次的下斗时,我总是提心吊胆的,“还好我没害死你。”可我差点害死你!我不信盘马老爹的话能够成真!

    最后在张家古楼的时候,潘子走了,三叔失踪,我一个人担起吴家或者是说老九门应属于吴家的那一份重担,我以为结束了,可远远没有结束,闷油瓶向我告别,代我去守青铜门。

    我叫吴邪,绰号天真,今年28岁,我担起了吴家的重担。

    过了5年后,我来到西藏,见到了他的画像,遇见了张海客和张海杏,接触到了闷油瓶的家族和他的使命,在喇嘛寺里见到他的石像,胖子还给我取了个绰号:天真的二次方,还送了我一句诗,以后叫我吴·天真·小三爷·小佛爷·清新脱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邪。

    我叫吴邪,绰号天真,天真的二次方,还有句诗:清新脱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  今年33岁,我终于开始了解张家。

    又过了两年,我准备反击,将黎簇那小子和苏万,杨好拉下水非我所愿,可是我必须这么做,只有等所有的事情结束后,再说。

    我叫吴邪,绰号天真,天真的二次方,有诗曰:清新脱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  今年35岁,我就开始反击汪家,并将三个小伙子托下了水。

    2015年,我反击汪家成功,并在8.17那天成功将闷油瓶接到,之后在雨村中生活。

    我叫吴邪,绰号天真,天真的二次方,有诗曰:清新脱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  今年38岁,我和闷油瓶还有胖子在在雨村中生活,岁月无忧。

 ————————————分割线——————————————

    原本想写吐槽的,没想到写成这样_(:з」∠)_ 我能怎么办啊,我也很无奈(;へ:) 我们还有下个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