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万春秋不知寒

似这般可得长生?
不过胡乱写就,怎比字字珠玑.
我笔写我心口,我文皆是我想.
写完三章万字长篇,再不作死.
杂食党. 佛道系作者.
女性向游戏,均站乙女.

“你我此生不复相见,我嫁故人,你娶蛾眉。我们之间终将是个笑话,是我一厢情愿,是我自作多情,是我不知廉耻,这样你满意了吗?”

“我……”——————节选《**》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