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万春秋不知寒

似这般可得长生?
不过胡乱写就,怎比字字珠玑.
我笔写我心口,我文皆是我想.
写完三章万字长篇,再不作死.
杂食党. 佛道系作者.
女性向游戏,均站乙女.

夏至

很早就想动手写的文,二十四节气,二十四种故事,二十四位小哥哥

夏至部分资料来自百度百科,ooc预警

――――――――――――――――――――――――――――

无剑打扫完祖祠后,便端上新做的面祭祖,刚想回屋休息的时候,灵蛇回来了,无剑看着灵蛇身上的衣服都替灵蛇热得慌,但想灵蛇刚从昆仑回来,无剑顿时觉得可以原谅,“尊上,你都不觉得热吗?”“无剑,你该唤我什么?”灵蛇反问道。无剑这时才反应过来:“夫…夫君,那个,先不管这个了,我给你备了新衣,你去洗漱一番,换了衣服给我看看。”“好。”

当灵蛇洗漱出来后,便看见无剑已经趴在桌子上睡觉,灵蛇看了看时辰才刚过午时,无剑就想睡觉,看来无剑这些天的确是累坏了,他走过去给无剑把把脉,是浮脉①,无剑感冒了,灵蛇将无剑抱起,放到贵妃榻上,便去给无剑处理药方。

无剑从梦里醒来时,感觉十分燥热,于是她从贵妃榻上下来,想去冰窖里取些冰放在房间里,让自己凉快凉快,但无剑没走几步,便想起灵蛇已经回来了,“但灵蛇人去哪儿了?”无剑想,无剑刚打开门口,便看见灵蛇端着药站在她的面前。

无剑看着灵蛇手中的药,嘴里泛起苦味,去年自己可是被灵蛇按着喝了整整喝了一个月的中药,现在又要喝,自己的舌头真是命苦,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了,给灵蛇提个小小的要求也不为过吧:“灵蛇,我可以喝完药后,吃蜜饯吗?就一个就好。”灵蛇听到无剑发言后,挑眉道:“我什么时候不让你喝完药后吃蜜饯了?无剑,你莫不是病糊涂了?”说着便伸手来摸无剑的额头。

无剑看了灵蛇一眼,将他手中的药端到房间的桌子上,坐下对灵蛇说:“就去年啊,那时你说我不能喝完药后吃蜜饯。”灵蛇哭笑不得:“那是你当时在调理身体,腌制的东西你怎么敢碰,行了,喝了它,”灵蛇顿了一下,又接着道:“今天夏至,吃过夏至面,一天短一线,我看你在祖祠也放面,这是为何?”无剑被药苦的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儿道:“以夏日至,致地方物魈,意为清除疫疠、荒年与饥饿死亡。当年五剑之境大乱,民不聊生,如今我做这些就想得个安慰,算了,不说这些了,让我睡会儿。”无剑说完,便去床上睡去,灵蛇看着无剑躺在床上的样子,觉得岁月安稳也不过如此。

――――――――――――――――――――――――――――

①浮脉:脉象浮于肌表,下摁则渐减,主表证(病邪在肌表,也就是感冒)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