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万春秋不知寒

似这般可得长生?
不过胡乱写就,怎比字字珠玑.
我笔写我心口,我文皆是我想.
写完三章万字长篇,再不作死.
杂食党. 佛道系作者.
女性向游戏,均站乙女.

各位请吃我安利
你们不觉得纯阳x武当特别带感吗?
一个如万载寒冰,从不入红尘
一个如天上谪仙,温润却离人万丈
“这是何处?”
“华山纯阳宫,不知道友?”
“贫道武当,恐怕要打扰道友一段时间了。”
“无妨。”
……
“若登仙途,道友可否等我?”
“我倒是不愿了。”
“为何?”
“上次是我来找的你,这次换你等我。”
“好。”
————————我是彩蛋部分:如果纯阳穿越————————
华山刚做完功课回房时,便看见一个道长在自己房间里,看样子已经等侯多时,华山顿时认输;谁不知道华山冷到连炎暑天气人都在瑟瑟发抖,何况现在是三九天,本门弟子都不愿意多待一会儿,这位道长为了要债,在这儿呆了这么久,简直佩服,不过武当有钱,前几天才看见他们换了新服饰,今天又换,但是……
华山咳嗽了一声将纯阳的注意力吸引过来:“道长,你先回去吧,我们华山虽然欠了你们钱,但快到腊八了,你还是回武当吧,过完年再来吧。”纯阳皱眉:“你这是何话?我师门本就在华山,怎会在武当?”华山听后摸了摸纯阳的额头:“没发烧啊,道长乱说什么啊?”纯阳一个七星拱瑞过去:“放肆!!!你究竟是何人?来我门派捣乱!”
华山一闪躲过了攻击:“不对,武当没有这个功法,你是谁?”
就在双方开打之际,少林闯了进来:“华山!还不走,说好今天打薛家庄的,再不走,武当说他要翻倍了。”“马上!你去拦着武当,说我马上来,让他手下留情,别翻倍,这位道长一起去如何?”“可。”
三人到了江南,武当看了看纯阳,诧异道:“这位师兄是谁?为何我从未见过?”华山叼着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草:“你也有从未见过的师兄?真是稀奇,哎,我给你说你们武当的这位师兄有些过分了,居然说我们华山是你们武当的地盘,虽然我们欠了你们钱,但你们也不能这么说,不过说起来他功法却不是你们武当的功夫,等打完薛家庄,你带他回武当,看能不能唤醒他的记忆,实在不行,叫上暗香,我们四个人他带他去云梦,如何?”武当想了想觉得可行:“成交。”又看了看纯阳,纯阳感觉一阵寒气直上,觉得武当看他的眼神有种怜悯,十分奇怪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