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万春秋不知寒

似这般可得长生?
不过胡乱写就,怎比字字珠玑.
我笔写我心口,我文皆是我想.
写完三章万字长篇,再不作死.
杂食党. 佛道系作者.
女性向游戏,均站乙女.

熊崽子(一)

本文灵感来自b站的熊猫直播,当无剑养了个熊崽子会有什么的故事,真的想看无剑带孩子的情况和他们的反应

文中的熊崽子保持在熊猫宝宝的大小,会化形,3~5岁的样子,化形后会说话

 你=无剑,ooc预警

――――――――――――――――――――――――――――

无剑很郁闷,她只不过回剑冢的路上捡了个黑白相间的球,不对,应该是黑白相间像球的熊,当时就给它起名滚滚,因为圆滚滚的一团啊,自己怎么感觉成了它娘亲;无剑萌生过把它养大,然后放生它的想法,可无剑看滚滚那可怜兮兮的眼神,瞬间败下阵来,娘亲就娘亲吧,这么小,它会什么啊。

就这样,九春过后即是朱夏,白藏过后便是玄冬,无剑和滚滚便在四季轮回中重复着日子,到了腊八时节,无剑把滚滚抱起来,测了测滚滚的体重,发现它一点没有变胖,无剑揉了揉滚滚的脸,蹲下来认真的对滚滚说:“我的傻儿子哦,给你做那么多吃的,你怎么就没有变胖啊。”回答无剑的是滚滚无辜的眼神,无剑萌的一脸血,她把滚滚抱起来,转身去了她特意给滚滚做的玩具室,无剑放下滚滚,让滚滚一只熊在那玩,她去准备祭祀所需要的东西。

在无剑换好衣服祭祀时,滚滚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扑向成柱形的白光,无剑眼疾手快的抓住了白光中她使用的拂尘,想结束祭祀,可已经来不及了,滚滚代替了拂尘成了祭品,祭品替换加上无剑护熊心切,使无剑口吐鲜血晕了过去。

无剑醒来时,她就看着身边蹲着一个三岁的男孩子,长得是白嫩如霜,眉眼与她有几分相似,眉间不知怎么的长了一个红痣,像是血滴到上面的,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好像在说些什么,孩子见她醒了过来,高兴的叫道:“娘亲,你醒了。”无剑懵逼的看着那孩子,心想自己该不会又失忆了吧,但孩子?我嫁给谁了?那孩子好像看出无剑的心思,嘟着嘴说:“我是滚滚啊,娘亲,你不记得我了吗?”无剑顿时凌乱:“你是滚滚?可我家滚滚是熊啊!”

滚滚还未来的及说话,一张信纸落到了无剑手中,无剑一看恨不得回到过去掐死独孤求败,乱认什么孙子,我还是云英未嫁的姑娘,毁我名声,但也怪不了独孤求败,无剑口吐鲜血时,恰好有几滴血落到了滚滚,这才导致滚滚化成人形,与她有血缘之亲,自然而然成了独孤求败的孙子。

无剑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拉着滚滚的手:“走,为娘带你去吃好的。”二人刚走了一半的路程,无剑突然看到一抹紫色,她觉得自己有怎么事情忘了,但看到滚滚的小脸,决定先把饭吃了再说;无剑和滚滚吃完饭后,滚滚突然看到他娘亲养的鸽子在空中盘旋,便扯了扯无剑的袖子:“娘亲,你养的鸽子来了。”无剑抬头看去,将鸽子召了下来,将书信打开一看,脸色煞白,无剑看着旁边担心自己的儿子,觉得要完,紫薇要回剑冢了,她该怎么解释滚滚的问题?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