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华莲

似这般可得长生?

有魔 ②(乙女向)不喜勿入

想看他们吃醋,以及十分想写修罗场   

极度玛丽苏

你=寻梦=无剑

文中陪在无剑身边的,是她心魔

“你说什么?!!!”秋水的一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诧异起来,不是浮生,那会是谁?姗姗来迟的浮生与剑冢四人也发出一样的声音,不过他们的侧重点是浮生(我)怎么了?在周围的人的解说下,五人终于明白了,他们为什么会如此诡异:无剑身边有人了,他们因为画的缘故以为是浮生,结果浮生一来,在无剑身边的人并不是浮生,陷入了无解的思绪。

紫薇仔细看了看那幅画,他发现画中的无剑竟点了朱砂,他指着无剑眉间的朱砂,问站在一旁的柳叶:“我怎记得无剑说过,她若点了朱砂,定是有喜欢之人,你怎么将朱砂给她点了。”柳叶将画从紫薇手中拿到自己手中:“天火投映的画面中,无剑的眉间点了朱砂,可是我与玉萧这两个月未曾见过无剑啊。”

众人一片默然,无剑与他们定下五年之约时说过,若她有喜欢的人,眉间定要点上朱砂,玉萧和柳叶是为她点上朱砂最佳的人选;无剑虽然喜欢逃避问题,但在这一点上是断断不会撒谎的,那给无剑点上朱砂的人会是谁?无剑真的喜欢他吗?

众人为了这两个问题一直不停的思考,突然一只鸽子进来,飞到金玲儿的手中,金玲儿将鸽子上的书信展开:

金玲儿,你若到了重阳宫中,请帮我向他们说声抱歉,今年的中秋我怕是来不了了,我与路上结识的友人要前往重阳宫时,他不小心受了伤,他身边也没有一个照顾他的人,我决定留下来照顾他,所以只好失信于你们,重阳节我再与你们相见,希望你们能理解。不过你知道抚仙有什么好的药馆吗?

金玲儿面无表情地读完无剑给他寄来的书信:“傻子。”其他人听后纷纷发表自己的感想:“一个人也行啊。”“这是在给她下套啊。”“这么多年了,还不长点脑子。”“给她点朱砂的人,绝对是她书信中的‘友人’。”“我们去抚仙会会那个‘友人’吧,我倒要看看伤的有多严重。”“可能离了无剑,就会命悬一线吧。”

众人到达抚仙时,正是第六日破晓时分,妙手白扇看看周围的人,觉得不可能一起行动,人太多了,他建议分头行动,不然即浪费时间,还给那位“友人”提了提醒;大家觉得有理,于是找和自己默契好的人组队。

正当他们组队时,客栈下的一位大婶声音传来:“这不是玄清吗?怎么,你伤口好了?”一个玉石之声带着笑意答道:“好是好了,只是我家里的姑娘她今早落水了,家里也没有什么药物,我出来给她买药,回去让李大婶熬了给她喝。”“我前几天还听她嘀咕,说是今天要和你去重阳宫见故人,怎么这么不小心竟落入水中。”“是吗?我倒未曾听她堤起过。”“你们小两口是不是吵架了,要我说,夫妻之间要互相体谅吧啦吧啦。”“我和她真不是夫妻,您误会了,我还有事,我先回去了。”“小伙子,夫妻之间一定要体谅啊!!!”

楼上的众人看到那玉石之声的主人就已经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那就是画中无剑身边的人,听完他们对话,有人捏爆了茶杯,有人斩断了坐椅扶手,等他们冷静下来时,发现客房一片狼藉,流光咳嗽了一声:“把钱给赔了,我们好好去会会他。”众人对视了一眼,将钱留给店家,随后便向玄清离去的方向追去。

玄清在他们第一个人追来时便已经知晓他们来了,他将他们带到一个大宅子里,与一个刚看到他便出来的大婶交谈着:“李大婶,药我已经买到了,你去熬吧,无剑她可醒了?”李大婶将玄清手中的药接过:“姑娘醒是醒了,就是不愿起来,我唤了七八遍都没用。”玄清笑了笑:“她就住在进去的中间房子里,路程离这儿是有些远,这样吧,我去叫她起来,你将早上的粥热热,让她吃点暖和的。”“哎。”李大婶向厨房走了两三步,停下来拍了一下脑门:“坏了,姑娘的房门没有关,还穿成那样,不行,我要去跟他说说。”

在屋檐上的众人听到无剑的房门没关,连忙向中间房子赶去,他们和无剑一起做战多年,都不敢越雷池半步,一个刚和无剑认识没几个月的,凭什么跨越雷池。

 

这章原本昨天发的,可昨天去看三星堆了,没码完

关于100粉的点梗,等我想到糖再说,现在想到的两个都是刀

下一章会有福利哦(无剑露了胳膊和腿),你们想要谁体会这个福利?投票时间10号截止

老规矩,这篇文章看灵感,有灵感就更


评论(3)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