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华莲

似这般可得长生?

大雨将至


  原本想写阿离因遖宿战败,被人陷害,身子骨较弱,醒来后没看见执明,以为执明恨他,于是站在书房门口打算辞别,因为执明被大臣拖住,没有见到,到了晚上,阿离体力不支跪在地上,后来晕倒在地上,衣服是后摆特别长在第二季出现的那件红衣,宫人没有在附近,然后天下大雨,打雷,执明怒骂大臣,叫他们都滚(PS:因为太医说阿离晚上才醒,结果下午就醒了)执明一出去就发现阿离倒在地上,连忙跑过去抱住阿离,(阿离衣服湿透还缩成一团,害怕雷声,因为亡国的那天晚上下着雨打着雷。)阿离在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执明说什么治不好阿离,就让他们陪葬之类的话,然后误会解除(对,就是这么狗血,但我喜欢)但为什么会写成下文这样,我也不知道
微仲孟
————————————————————————————————
  近几日来,天气异常的闷热,总觉得天地变成了蒸笼,要将人活活闷死在里面,慕容离因为天气的缘故,不愿出门,宫人也不好劝他出门走动走动,这天下谁人不知道昔日天权的兰台令是瑶光国的小王子,在遖宿与天权王上里应外合,将试图指染中垣大地的遖宿灭掉,又讯速灭天璇、开阳,一统天下,天权王执明,哦不对,现在是执明帝,对其甚是关心,加上在遖宿那一战时慕容离替执明挡了一箭,伤了身子,对于气温之敏感 非常人能够想象。
  慕容离醒来发现天色已经十分昏暗,他点起蜡烛,唤宫人进来:“现在是什么时候了,王上可有来过?”宫人行礼道:“回大人的话,现在才申时,王上在书房里批改奏折。” 慕容离挑了挑眉道:“王上今日怎么改了性子?先前朝中的大臣们苦口婆心的劝王上批改奏折,王上都不会看一眼的。”宫人笑道:“还不是莫郡候做的好事,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淘来的话本,让王上看见了,王上还说:‘像这样的话,那我天权岂不是很穷,不行,本王决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说完,王上就去批改奏折了。”慕容离用前些日子执明给自己拿过来的银缕掐丝小勺挑了挑蜡烛的烛心:“那话本是何人所写的?若是让那些大臣知道非得将银子送去不可,只是为了让他多写几本,以便王上多多批改奏折。”宫人摇摇头:“这个,小的没有打听清楚。”
  忽然门外刮起了大风,慕容离咳了几声,宫人见状连忙将披风给慕容离披上:“大人还是先回内室吧,看这天的样子怕是要下一场大雨。”慕容离点点头,转身向内室走去,还未走上几步,转过身问:“王上可曾用过膳了?”宫人道:“并无,王上自打下朝看了那话本之后,还未曾用过膳。”慕容离一听皱起眉头:“王上没有用膳,你们为何没有提醒他?小厨房可还有食材?”宫人将蜡烛用灯罩罩住:“食材倒是有,不知大人是否饿了?”慕容离摇摇头向小厨房走去,在外头侍候的宫人见慕容离出来,连忙跟在身后,慕容离到了小厨房,就吩咐宫人做事,过了一会儿,慕容离看着刚刚出锅的两碗面汤,觉得比以前差点把厨房给炸了的手艺提高了许多,他将两碗面汤放到食盒中,去见执明。
执明在书房批改着奏折,他很想在奏折上画王八,但一想到话本上的内容,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本王要让阿离想干什么干什么,才不能像那话本中的少年连冰糖葫芦都吃不了。”在一旁侍候的宫人看到执明的样子就知道执明在想什么,心中叹气:“那话本中的少年分明是因为得病,不能多吃冰糖葫芦,不知道王上是怎么想的,居然是因为穷,吃不了。”转念一想:“王上打小身体健康,连长命锁都没有带,忌口这事王上还不知道,也不怪王上会觉得穷,加之那话本作者似乎是天枢郡的隐士,喜着黄衣,那少年被作者写的活像一根小葱,换其他人也会这样想吧。”
慕容离走到中途,雷声突然袭来,手中的食盒差点摔在地上,宫人看着慕容离的样子,立马分出两人去请王上,余下的人边走边给慕容离讲着笑话,让他不用太在意雷声,宫人知道这是从瑶光亡国后,慕容大人留下的阴影;另一面打雷时,执明便将奏折扔到一边,带着宫人向向煦台的方向跑去“阿离自从瑶光亡国后就对雷声感到害怕,此时若本王不在身边,定会产生梦魇。”未跑十几米就被分出去请王上的两个宫人带到慕容离身边。
执明与慕容离在亭子中汇合后,执明将慕容离冰冷的指尖放在自己手心之中,边呼气边说:“阿离怎么来了?”慕容离抿了抿嘴:“听宫人说你未曾用过膳,于是下了两碗面汤给你带来,想着你我二人一起吃,怎料这雨这么快就下了。”
执明原本想训斥宫人为什么要将阿离带来,没想到是阿离自己要过来,顿时周围泛起粉红泡泡。
两人吃完面后,看着亭子外银珠飞溅的大雨,池中的锦鲤纷纷躲在荷叶下方,执明眼前一亮,指着离自己和阿离最近的一黑一红两条锦鲤:“阿离,你看这两条锦鲤。”慕容离的目光向执明所指的方向望去,看见一条纯黑色的锦鲤黏在红色锦鲤身边,死活都不离开,他想起自己刚来天权时,执明缠着自己不放的样子,不禁笑出了声,执明一直盯着慕容离看,看着慕容离的笑容,脑子一抽便亲了上去,慕容离恼羞成怒瞪了执明一眼,又看了看四周却发现宫人们一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没有看见”的样子,只好又瞪了执明一眼,执明立马认错讨好慕容离,慕容离只坚持了一会儿,便说:“王上以后一定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做。”执明连忙点头表示知道,“不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做,就在私下做吧。”执明这样想着。
大雨倾盆,掩心中烦闷却掩不了真情………
————————————————————————————————
    第二天,朝中大臣拿到执明亲手批改的奏折,感动得是热泪盈眶,要知道上次见到执明亲手批改的奏折还是在打仗之后登基之前,登基之后便是王八和慕容大人的批语,也不知道是谁有那本事让王上亲自批改奏折,一定要重重答谢此人。
   莫郡候府中,莫澜对骆珉道谢:“这是黄金百两,若下次还有这样的话本,请多带些过来。”骆珉看着面前的黄金百两,脑子中突然冒出一句话:“师父,我想我找到如何赚钱的方法了,以后师娘也不会向你抱怨我们手艺了,写话本就可以了。”
在枢居看书的仲堃仪打了一个喷嚏,孟章担心道:“是不是感冒了?”仲堃仪笑道:“并无,只是章儿你的腰好些了吗?”“禽兽!!!”

ENG
————————————————————————————————
这章又名 #有泥石流的王上就有泥石流的臣子#  #方方土如何花式赚钱#  #天权花式吐槽天枢穷#  #下个雨还能恩爱#  #执明的脑回路与别人不同#  #天权的宫人也是护犊子的一逼#

评论

热度(52)